當前位置: 主頁 > 審判文書 >

(2015)湛霞法刑初字第73号

時間:2017-06-02 16:25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廣東省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5)湛霞法刑初字第73号

公訴機關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王某某,别名“潮仔”,男,漢族。因涉嫌犯假冒注冊商标罪于2014年6月23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現押于湛江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黃某某,綽号“阿雞”,男,漢族。因涉嫌犯假冒注冊商标罪于2014年6月23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現押于湛江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陳某甲,男,漢族。因涉嫌犯假冒注冊商标罪于2014年6月23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5日被逮捕。現押于湛江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陳某乙,别名“好姐”,女,漢族。因涉嫌犯假冒注冊商标罪于2014年6月23日被羁押,次日被公安機關取保候審。2014年11月18被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檢察院取保候審。2015年2月12日被本院取保候審。

被告人柯某某,别名“阿柯”,男,漢族。因涉嫌犯假冒注冊商标罪于2014年6月23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5日被公安機關取保候審。2014年11月14被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檢察院取保候審。2015年2月12日被本院取保候審。

辯護人蘇永昌,湛江市霞山區法律援助處律師。

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檢察院以霞檢訴刑訴[2015]58号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王某某、黃某某、陳某甲、柯某某、陳某乙犯假冒注冊商标罪,于2015年2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适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湛江市霞山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王海宇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王某某、黃某某、陳某甲、陳某乙、柯某某及其辯護人蘇永昌到庭參加訴訟。現已審理終結。

經審理查明,2013年7月,被告人陳某甲受吳習争(另案處理)的委托,在湛江組織人員加工生産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2014年3月初,被告人陳某甲在明知吳習争的妹妹吳某甲(另案處理)是在廣州從事生産、銷售假冒化妝品生意的情況下,介紹被告人王某某給吳某甲,以繼續加工生産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被告人王某某與吳某甲約定:由吳某甲在廣州購置加工生産設備灌漿機、制假原材料并托運至湛江給王某某,由王某某自行租賃場地設立制假窩點,組織人員加工生産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産品由吳某甲負責銷售并支付王某某每支脫毛膏加工費0.2元,該筆款項由吳某甲彙至被告人陳某乙提供的個人賬戶中。2014年3月中、下旬,吳某甲在廣州陸續購置灌裝機、制假脫毛膏原料和印有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商标标識的外包裝盒、軟管、瓶蓋、刮闆、産品說明書等一大批制假原材料後,通過湛江市霞山區廣湛貨運部廣州分部辦理托運手續發至湛江。為逃避執法機關的追查和打擊,吳某甲在填寫托運單據時,匿名或使用的發貨人名字為化名“吳華”,收貨人名字填寫為“王某某”或其化名“潮仔”或陳某甲,由陳某甲通知王某某提貨。

上述制假設備、原料被運抵湛江市霞山區廣湛貨運部湛江分部位于湛江市霞山區XX路XX号停車場院内的堆貨場後,由被告人陳某甲指引王某某到該堆貨場提貨。被告人王某某多次借用陳某甲的藍色奇瑞牌面包車,将上述制假原料運至由被告人陳某乙提供的位于湛江市霞山區XX路XX号湛江XX分局宿舍XX棟XX門XX房用于假冒注冊商标犯罪活動。在此過程中,被告人王某某、黃某某、陳某乙得知所加工生産的為假冒注冊商标脫毛膏産品後,仍然繼續參與加工生産。被告人王某某通過電話和微信與吳某甲保持聯系,在2014年4月邀請吳某甲到其設立的制假窩點教授如何灌裝、包裝、擺放裝箱等工序以加快生産速度。2014年5月至2014年6月23日期間,被告人王某某組織被告人柯某某參與生産,并以柯某某名義租賃湛江市霞山區XX路XX苑XX号XX房作為制假窩點,加工、生産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假冒脫毛膏包裝完成後,被告人王某某、黃某某負責用電動車或者陳某甲的面包車運至德邦物流公司、廣湛物流公司托運給吳某甲,由吳某甲以每支4.5元至6元左右的價格對外銷售。同案犯吳某甲的銷售方式主要有:一、吳某甲在其注冊的阿裡巴巴網站廣州美姬有限公司招攬到客戶下單後,将客戶的姓名、聯系電話、收貨地址和所購買的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品種和數量等訂單信息通過微信轉發給王某某,讓其分别以吳某甲(化名吳華)、羅少媚(化名羅媚,另案處理)名字發貨,通過德邦物流公司将成品(含産品說明書、刮闆、外包裝盒等)直接從湛江發至北京、上海、深圳、浙江杭州、金華、江西鷹潭、湖北武漢、江蘇鹽城以及重慶和四川成都等地的客戶,貨款由吳某甲與客戶直接結算。二、由被告人王某某将産品通過湛江市霞山區廣湛貨運部湛江分部發至廣州市白雲區石井鎮慶豐天智物流園XX棟XX檔,由吳某甲收貨後再直接對外銷售。

2014年3月26日至2014年6月1日期間,被告人王某某等人共加工生産并托運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52996支,由吳某甲通過其阿裡巴巴網站廣州美姬有限公司銷售,合計獲利211984元。2014年4月3日、4月11日、4月26日、5月21日,被告人王某某通過陳某甲提供的個人農行賬戶,先後四次收取吳某甲通過其個人銀行賬戶、支付寶賬戶和吳某乙的銀行賬戶支付的加工費2000元、6000元、5000元(其中2000元是加工費,另3000元是吳某乙支付給陳某甲的還款)和8000元;2014年5月9日、6月3日、6月21日,被告人王某某通過其母親陳某乙的個人工行理财金賬戶先後三次收取吳某甲支付賬戶支付的運費850元、加工費10595元和預支的加工費4000元。上訴加工費合計32595元,由陳某甲從個人賬戶提現交給王某某或由王某某從陳某乙的賬戶直接提現後,分别與黃某某、柯某某、陳某乙等人平分。

2014年6月23日,被告人王某某、黃某某、柯某某、陳某乙在湛江市霞山區XX路XX号XX幢XX房的制假窩點正在加工生産時,被公安人員當場抓獲。公安人員從兩處制假窩點和倉庫共依法扣押三個品種的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共5527支、灌裝機2台、脫毛膏原料350公斤、印有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軟管11萬支、外包裝彩盒5.3萬支以及産品說明書和托運單據一批。2014年6月30日,瑞基特戈爾曼(海外)有限公司出具《鑒定證明》,證明上述所扣押的帶有“VEET/薇婷”商标的脫毛膏為假冒其公司旗下“VEET/薇婷”注冊商标的産品,且未授權王某某、陳某甲、黃某某、柯某某、陳某乙生産任何标有“VEET/薇婷”字樣及其公司廠名、廠址的産品。經鑒定分析,涉案的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中,已銷售的價值人民币238482元,未銷售的價值人民币24871.5元。

以上事實,被告人王某某、黃某某、陳某甲、陳某乙、柯某某在開庭審理過程中亦無異議,并有被害公司的報案材料,同案人吳某甲、吳某乙的證言,證人葉某某、潘某某、吳某某、陳某丙的證言,辯護筆錄,扣押物品清單,現場勘查記錄、示意圖及照片,廣州美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阿裡巴巴網站經營情況的截圖,被告人王某某和同案人吳某甲的微信聊天截圖,涉案物流托運單據,相關商标注冊材料,鑒定證明,湛價認字[2015]1号價格鑒定結論書,涉案銀行賬戶流水資料,機動車信息查詢單,五被告人的供述,到案經過,常住人口基本信息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王某某、黃某某、陳某甲、陳某乙無視國家法律,為牟取非法利益,自2014年3月下旬至2014年6月23日期間結夥連續生産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産品供吳某甲銷售獲利,其中已銷售假冒注冊商品價值人民币238482,未銷售貨物價值人民币24871.5元,獲利人民币32595元,情節特别嚴重;被告人柯某某自2014年5月至2014年6月23日期間夥同王某某等人實施假冒注冊商标犯罪活動,參與作案時間較短,情節嚴重,上述五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假冒注冊商标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王某某、黃某某、陳某甲、陳某乙、柯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标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确實、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實施假冒注冊商标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王某某經陳某甲介紹與吳某甲合作生産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供吳銷售以賺取加工費,由王某某設立制假窩點、組織黃某某等人生産假冒脫毛膏,通過手機及微信與吳某甲保持聯系接收客戶訂單,多次借用陳某甲的面包車運送制假原料及發貨,王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人黃某某、陳某乙、柯某某在王某某組織下實施犯罪,陳某乙提供場地及個人賬戶用于制假活動,黃某某、柯某某參與加工生産假冒脫毛膏;被告人陳某甲在明知吳某甲經營假冒化妝品生意的情況下,介紹被告人王某某與吳某甲認識,為生産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牽線搭橋,并提供其個人賬戶及面包車協助王某某等人從事制假活動,被告人黃某某、陳某甲、陳某乙、柯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五被告人歸案後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在庭審時自願認罪,依法均可以從輕處罰。關于辯護人提出被告人柯某某是初犯,悔罪表現明顯,且其參與制假犯罪時間較短,社會危害性較小,請求對其适用緩刑的辯護意見,經查,符合本案事實,本院予以采納。鑒于被告人陳某乙、柯某某是初犯,有悔罪表現,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依法可以宣告緩刑。根據五被告人犯罪的事實、性質、情節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王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标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币五千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23日起至2017年6月22日止。罰金限于本判決生效後第二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繳納,上繳國庫)。

二、被告人黃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标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币三千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23日起至2016年6月22日止。罰金限于本判決生效後第二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繳納,上繳國庫)。

三、被告人陳某甲犯假冒注冊商标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币三千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6月23日起至2015年12月22日止。罰金限于本判決生效後第二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繳納,上繳國庫)。

四、被告人陳某乙犯假冒注冊商标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币三千元。

(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确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于本判決生效後第二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繳納,上繳國庫)。

五、被告人柯某某犯假冒注冊商标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币三千元。

(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确定之日起計算。罰金限于本判決生效後第二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繳納,上繳國庫)。

六、繳獲的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5527支、灌裝機2台、脫毛膏原料350公斤、印有假冒“VEET/薇婷”牌脫毛膏軟管11萬支、外包裝盒5.3萬支及産品說明書和托運單據一批予以沒收,由扣押機關處理。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東省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劉 付 蘭

審 判 員 陳   

審  判  員  陳      仁

                          

 

二0一五年三月十九日

                         

書  記  員  麻    麗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一十三條 未經注冊商标所有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标相同的商标,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特别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第二十五條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别處罰。

  第二十六條 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

  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

  對于第三款規定以外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

  第二十七條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

  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六十四條 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财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财産,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财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六十七條 犯罪以後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嚴重後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七十二條 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内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 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确定之日起計算。

 


------分隔線----------------------------